贾跃亭双面财技
2019-11-22

【猎云网(微信:ilieyun)北京】10月29日报道

在山西省襄汾县吕梁山脚下,坐落着一个叫北膏腴的村子。

北膏腴是个古村,当地人也叫“北高一”。村里曾有座古戏台,多少年来,元杂剧反复在戏台上演,戏子们高唱着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。

1973年2月,贾跃亭出生于此。他这一生浮沉,堪比老家戏台上的元杂剧。

贾跃亭从一个地方税务局的网络管理员,经过多年打拼,建立起庞大的乐视生态“帝国”,一度与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、雷军齐名。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,乐视资金链的断裂将贾跃亭打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出走美国,列入失信黑名单,让孙宏斌折戟,与许家印对簿公堂。贾跃亭辗转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,投资者对他的耐心,从燃烧的炬火慢慢变成风中摇曳的烛火。

老贾的困境,从短期看是找钱救命,长期看却是不知道如何用钱。当人们在惊叹贾会计出神入化的资本魔术时,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糟糕的财务管理水平。

一位FF前员工直言:“如果不换掉贾跃亭,FF很难成功。”外媒则更为直接:“FF或注定失败,只因贾跃亭财务管理能力太糟糕”,直接点中了贾跃亭的要害。

从小网管到坐拥1400亿市值

1995年,贾跃亭毕业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,财政系财政专业。在该校的杰出校友名录上,贾跃亭的名字依然在列,他是母校值得炫耀的为数不多的骄傲。

然而,即使在自己人生最得意的时候,贾跃亭也不愿提起自己的学业。

从毕业到1996年7月,贾跃亭在山西垣曲县地方税务局做网络技术管理员,或许是做网管太乏味,贾跃亭需要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1996年,他创建了山西省垣曲县卓越实业有限公司(“卓越实业”),并任总经理。

卓越实业注册资本金50万元,其中贾跃亭出资20万元,李莉(贾跃亭前妻)也出资20万元,办公室则是租用垣曲县农业局的。在90年代的垣曲县,20万并非小数目,作为一名网络管理员,毕业两年也很难挣够这笔钱。这笔钱极有可能是贾跃亭周转而来,这种做法在当时比较常见:借来一笔钱成立公司,然后再把钱转给别人,付点利息或手续费。

当然,这笔钱也有可能来贾跃亭的哥哥或姐姐。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,1968年出生,大他5岁,毕业于山西大学,毕业后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山西临汾分行。此时的贾跃民在经济上应该站稳了脚跟。

姐姐贾跃芳1963年出生,大贾跃亭10岁,1984年起即在北京起重运输机械设计研究院工作,此时在经济上也应该该比贾跃亭宽裕。

卓越实业的主营业务是“洗精煤”,对优质煤进行进一步加工,实际上贾跃亭做的就是“中间商”,倒买倒卖。除此之外,贾跃亭还倒过钢材,办过电脑培训班及“垣曲卓越双语学校”,涉足教育培训。这些业务均不长久。

之后贾跃亭又注册了几家公司,在自己不同的公司间来回倒腾。他创立的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,拿下了联通在山西的大部分业务,短期内注册资本从100万扩至3000万元,其中贾跃亭以2400万元的出资额占80%的股份。贾跃亭如何拿到联通业务的,至今还是谜团。

2004年,乐视网成立,它脱胎于贾跃亭创建的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。2010年8月,乐视网上市,遭到了舆论的强烈质疑。乐视网的盈利模式与一般的视频网站并无区别,但流量排名靠后的乐视网反而赚钱能力比行业头部企业还要好。

据北京商报报道,乐视网最大的广告客户是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(“新锐力”)。在2007-2009年的三年间,新锐力都是乐视网第一大广告客户。媒体质疑,新锐力办公人员长期只有2位,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,2007-2009年分别给乐视网带来收入528万元、947万元和1874万元。

乐视网另外两个广告客户,北京中视龙圣广告有限公司和北京春秋天成广告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个人,名叫陈杰,两家公司的成立日期仅相隔3个月,注册资本金同为50万元。尽管质疑声不断,乐视网仍一路狂飙猛进。

在乐视网上市前后,乐视还创办了乐视影业、网酒网,推出乐视超级电视、乐视超级手机等,形成了汽车、体育、内容、大屏、手机、互联网金融、互联网及云生态等七大生态。

贾跃亭扩大业务领域,一方面要形成乐视的生态系统,使各板块互相支持;另一方面则可为投资者提供想象力,吸引资本加入。

2015年,因贾跃亭画出的生态大饼化身创业板第一妖股,市值一度达到1369亿元,跻身中国五大互联网企业之列。

2016年5月,《新财富500富人榜》出炉,贾跃亭家族以财富是640亿元,并列第八。同时,在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,贾跃亭本人排名第37位。

此时,贾跃亭走到了人生中最得意处,他的财技在经营公司的过程中已经锤炼得炉火纯青。

套现离场

从2014年年末的最低点6.37元算起,到2015年5月的最高点44.72元,乐视网在短短几个月内上涨了7倍。

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,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就完成了首次减持,减持1100万股,套现将近6亿元,同年12月又套现4个亿。2015年初,贾月芳减持2400万股,套现12亿元。

2015年6月1日,乐视网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贾跃亭减持1751万股,套现金额约12亿元。6月3日,贾廷跃又减持1773.03万股,套现金额约13亿元,三天之内贾廷跃连续两次合计套现金额合计约25亿元。

乐视高管的连续大额套现引起了行业人士的注意。2015年6月17日,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发表《严格控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》一文,其中质疑了乐视的套现行为。

刘姝威与乐视展开论战

刘姝威认为,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减持套现将对投资者造成很大的风险,证监会应该严格控制此类人群减持套现,如要减持套现,必须提前一个月公示。在此期间,投资者可以判断自己是否应该减持该公司股票。

2015年6月23日,刘姝威还发布了《乐视研究报告》,认为乐视网的董事会和高管人员专业和学历构成,不足以支撑现有的业务;乐视网的盈利能力出现了下滑,生态体系已经出现问题,烧钱模式不能持续;认为贾跃亭靠讲故事,不讲回报,大股东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任意减持套现巨额资金是不可持续的。

乐视网回应称,刘教授对乐视网的创新和努力视而不见,用传统古老落后的研究方法来对互联网企业进行分析和估值,已经远远落后时代,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。

当时乐视风光无两,一切过火的行为被赋予了合理性,刘姝威的质疑和发声无奈成为哑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正是中国股市从疯狂到暴跌的转折点。从6月15号开始,中国历史上最为疯狂的股灾汹涌袭来。

2015年7月27日,乐视网发布公告,贾跃亭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,自收到上市公司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,贾跃亭将还款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。但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已向贾跃亭归还全部借款,而这笔被减持还给贾跃亭的资金,并未全部用于增持股份。

贾跃亭套现并未停止。2015年10月,贾跃亭再次减持,套现32亿元。

2016年11月6日,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,反思公司发展节奏过快,公开承认乐视目前存在资金链紧绷。此时,乐视的资金链问题已“纸里包不住火”。

2016年11月15日,在贾跃亭公开承认乐视出现资金问题后,其长江商学院十余位企业家同学雪中送炭,对乐视进行了总额为6亿美元的投资。

2017年1月13日,融创入场。融创中国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乐视网8.61%股权,代价为60.4亿元;收购乐视影业15%股权,代价为人民币10.5亿元;增资以及收购乐视致新33.5%股权,代价为79.5亿元,总代价为150亿元。

三天后,即2017年1月16日,贾跃亭再次减持1.7亿股,受让方为融创中国,套现金额高达60.41亿元。据了解,在此次交易中,贾跃亭家族控制的乐视控股及失联的鑫乐资产也分别获得10.5亿元和26.48亿元的现金收益。

至此,贾跃亭姐弟的资金已经全部抽走,贾跃亭从乐视网安全撤退。

2017年5月21日,乐视网公告,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,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。同时,聘请梁军担任乐视网总经理。同时,杨丽杰辞去乐视网CFO一职,接任者为乐视致新的财务总监张巍。孙宏斌调整战略“清出”贾跃亭旧部,从西伯尔通讯时代就跟着贾跃亭,到现在已经15年的财务总监杨丽杰也被迫去职。

2017年6月13日,贾跃亭将乐视控股的法人代表、经理转让给吴孟。6月28日,乐视股东大会上,融创提名的刘淑青与郑路分别当选乐视网非独立董事与独立董事,这也标志着融创入局乐视网的布局宣告完成。

2017年7月4日,贾跃亭飞赴美国。7月6日,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,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。当日晚间,贾跃亭顺利抵美的消息传来,贾跃亭到达避风港,留下了“下周回国”的笑话。

抵美后,贾跃亭发出《我会尽责到底》一文,他表示,乐视遇到今日之巨大挑战,自己会承担全部的责任,会对乐视的员工、用户、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。

“我辞去上市公司CEO、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,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......再大的挤兑,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。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,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,我们会把金融机构、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。”

贾跃亭言辞恳切。尽管被列入失信黑名单,贾跃亭及其创办的FF对投资人来说仍有较大价值。因此,绝境中的FF(法拉第未来)与急于寻找新的风口的恒大一拍即合,双方各取所需,携手造起车来。

8亿美金如流水

造车烧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但像FF这样烧钱的企业并不多见。

2017年,恒大收购时颖公司时与FF签订协议,双方约定了恒大为FF补充“弹药”的节奏,即2018年底前,恒大要支付8亿美元,2019年支付6亿美元,2020年支付6亿美元。实际上,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。而到今年7月,这8亿美金已“基本用完”。

钱都花哪儿了?贾会计一言难尽。根据投资协议,恒大投资款项主要用于FF 91的量产。然而,据知情人透露,恒大支付的8亿美元,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的资金只占一半,供应商前期费用花去约1亿多美元,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花去约2亿多美元。

FF91的开发总体预算是需要11亿多美元,而此次融资真正用于FF量产上的资金仅6亿美元左右,FF此间做出的成绩是白车身下线,离量产尚有距离。

恒大投资FF之后,即派财务人员入驻了美国FF,FF如何花钱身不由己,这个可以理解,而在FF拥有花钱自由的时候,财务管理却一塌糊涂。

财务混乱

2016年,作为国际四大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,曾试图对FF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。

一直以来FF内控不当、决策制度不透明、乐视系公司银行账户程序缺失,这一现实导致资金混乱、文件记录不清,毕马威无法对流入资金进行债务分配。毕马威花了半年的时间,依然未能为FF找出有效的解决方案,最后不得不与FF解除合同。

把毕马威难倒的FF,当时只是一个成立才两年的创业公司而已,其财务之混乱由此可见。

2016年乐视遇到越来越多的问题,为了处理这些问题,贾跃亭无暇顾及FF,便将FF的日常财务管理大权交给邓超英。

邓超英在汽车行业没有任何背景,其曾担任《金陵十三钗》的执行制片人。邓超英2014年成为乐视美国电影业务的负责人,被贾跃亭安插到FF内部,负责会计工作。

实际上,邓超英作为FF的“守门人”,其对财务的控制权超过FF的财务总监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邓超英会将资金需求汇报给贾跃亭及他在中国的核心高管团队,“资金会被存入一个只有邓超英可以操作的银行账号。这些资金被用于支付员工工资,某些时候也用于和供应商结算。但还有些情况下,资金会流入乐视的其他子公司。”

一位FF前员工表示,FF的账本和记录都很混乱,缺少专门的规范化流程,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权体系。为了节约成本,FF计划将昂贵的订制午餐换成由公司运营的厨房。然而,这个方案被邓超英拒绝,她当时分享了夏威夷一家拉面馆的经验。

拉面馆的经营和造车恐怕还有所不同。

FF前CFO斯蒂凡·克劳斯(Stefan Krause)曾下决心治理FF混乱的财务状况,并提出让邓超英离开FF,被贾跃亭回绝。

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,谈到乐视一度哽咽,他认为“贾跃亭的布局还是有前瞻性的,但是摊子铺得太大了,收不了场”。

作为山西同乡,孙宏斌还是了解贾跃亭的,贾会计最爱扩张,不计成本。

2015年初,FF创始高管向贾跃亭建议,在一家小厂生产某款车型,目标是先做到每年生产5万辆。

贾会计对此并不满意:“让我们想得更大胆些,2025年,我要达到年产500万辆的目标!”而且贾跃亭要投资10亿美元,在内华达州的沙漠里建设一个超级工厂。

鉴于贾跃亭雄心勃勃的生产计划,FF开启了疯狂的招聘模式,从2015年底的500人左右增长至2016年夏季的1500人左右。

一个部门获准成立以后,就开始大规模招人,被招来的这些人无事可做,也要招进来,为招人而招人可能是FF的一个特色。后来,FF资金困难之时,最大的问题总是这些人员的工资开支。

乐视也是如此。大半年时间,乐视全球从6000人扩张到13000人,然后又表示要采用末位淘汰的制度进行人员更迭。贾会计并未想好要招什么样的员工,公司缺少全面预算和岗位责任梳理。业务部门提出需求之后,HR开始人员招聘,所招之人如果不合适就闲置,如果合适就用之。

疯狂扩张、疯狂招人,表面上看与财务无关,但确实是对财务的无视。

贾跃亭曾透露,乐视某月的采购成本即达数十亿元人民币。

“只能说明乐视对财务管理不够重视,更没有对现金流量表予以重视,没有对资金安排及使用做出充分的预估”,注册会计师苏妍表示,“哪些是硬性开支,哪些是可以适当延期的支出,哪些是必要的,哪些是可以放缓的,公司财务部门并没有自己的尺度,出现供应商扯横幅维权的现象不足为奇。”

贾跃亭招兵买马开疆拓土,不去考虑人员数量及成本,不去参考公司的财务基础,势必会埋下一枚不定时炸弹。

当年,孙宏斌“尽调”乐视的一个月工作非常紧张,他几乎天天在乐视上班,试图理解乐视的生意逻辑。他表示,乐视这家公司他看懂了一部分,至少资金这部分看懂了。

孙宏斌称:“好多事我比贾跃亭看的明白,至少知道钱从哪里来的,又从哪里去的。我看完之后,告诉老贾,老贾都傻了。”

现在看来,乐视的财务,贾跃亭搞不明白,孙宏斌也没搞明白。